最新资讯 -- 正文

保护鸟类,守护特高压线

人们总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而在少雨的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常在3、4月份迁徙的鸟儿就成为一种特别的自然印记——清明。随着万物回春,成千上万的候鸟也跟随春天的脚步,成群结伴来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的各个乡镇觅食,配对。

而随着候鸟一起到来的,不止春天的气息,却还有大量增加的鸟粪,这让在多伦县蔡木山乡进行巡视的国网蒙东检修公司巡线员们很发愁。草原地广人稀,高耸入云的特高压输电塔成了鸟儿们“暂住”的最佳场所,而作为内蒙古能源外送的最重要的通道之一,特高压线路承担着的是向京津冀和江苏地区源源不断的输送电力的重任。

截至今年3月31日,华北、华中地区用电量激增,最大用电负荷超去年同期,单日用电量也远超过去年同期,一旦这条“大动脉”受损,中枢便极易出现供血不足,在抗击疫情,加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恢复国内经济产业链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样的情况决不能发生。可偏偏,候鸟的粪便和在输电线路上的休息,是最容易影响到安全供电的危险因素之一。

图片1

内蒙古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三级响应后,白冰和兄弟们便立刻开始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全境特高压线路的特巡任务,3月18日,兄弟们正式开始了和候鸟们的“拉力战”。

防鸟特巡的工作很难用轻松来形容:鸟类并非机器可操纵,也不像天气能预测,即使是最有经验的巡线员,也不能预知鸟儿会不会下一秒就飞进线路,干扰电力输送。大群候鸟觅食的地点距离线路只有三百米不到,一旦发生故障,人是跟不上的。也正因此,特巡队的兄弟们必须时刻盯着候鸟的行动,白天在草甸子里蹲着,冷了就上车躲会儿风,但眼睛必须时刻盯着,保证鸟一起飞无人机就能跟上,确保塔身没有积污,等到夜里,无人机派不上用场了,善用红外测量的兄弟们就接着上,就这样,两个班的兄弟轮流值班,你值白天,我就守着晚上,就这么互相帮扶着,蹲守了十几天。

图片2

包文杰是其中的一位日间值班员,总是被同事们叫做“包哥”。别看他看起来斯斯文文年纪小,却是单位里无人机飞得最好的——可不就像包子,外面白白净净,里头大有文章?包文杰的无人机技术可不是大家伙儿吹捧,他获得过内蒙古自治区无人机比赛的一等奖和国网系统无人机竞赛的个人二等奖。参加国网竞赛的时候,他在武汉的无人机培训场地带过三个月,认识了两个热情又厉害的武汉飞手。包文杰说:“无人机在我们工作中的作用特别大,我也总会研究无人机技术,希望能为全国复产复工的稳定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等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我希望能去武汉,找那俩哥们儿,再痛痛快快地“爽飞”一次。”

天还没黑,夜班的兄弟就来了,夜间的任务更重、工作更难,必须早做准备,无人机已经不管用,人力进行红外测温是唯一的办法。郑金晨回忆起那个雪夜的值班,都还打着寒战:“那天夜里,雪特别大,去塔下测温是要在山谷里走的。平时这都不算什么,可风雪一大,要想往前走都是件难事儿,更别提开展工作。我和老包两个大男人,提着手电筒都看不清路,只能是你扶着我、我挂着你往前走。”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困扰工作一晚上的雪化了个干净,地上全成了泥巴,车一开进来就被困住,只能是交接班的兄弟们徒步两公里才到达目的地,都说这是“晨间训练”。

白冰是辽宁朝阳人,却不远千里来到内蒙古特高压参加工作。作为特训队的班长,有时看着天上的候鸟,他觉得自己仿佛也是只候鸟,候鸟每年迁徙两次,他每年只回两次老家;不过,候鸟来了又走,他却在内蒙古驻扎了下来。

特高压建设之初,他就来到了这片草原。这里地处偏远、条件艰苦,可他从中看到了许多还未被发掘的希望,于是他毅然决然地放下一切,像一只候鸟飞到草原,参与到草原的建设中。一年、两年、三年……特高压从无到有,从小规模到如今的国家名片之一,白冰见证了内蒙古特高压这棵大树的平地而起,而此刻,他更想有个自己的小窝。

庞丽是和白冰一个单位的综合事务部人员,比白冰小了两岁,是单位里的一枝花,却在相处中逐渐被白冰这个踏实的小伙子给征服了。白冰和兄弟们所在的班组负责运维着锡林郭勒盟境内290公里的特高压线路、横跨锡林浩特市、多伦县和正蓝旗,由于道路崎岖,地貌复杂,大家常常是日夜奔波在这290公里的线路上,一出差就半个多月,而奔波还不止这些。

疫情来得太过突然,白冰甚至是刚和自己的爱人庞丽告别,就要面临好几个月的分别,年后好不容易返回单位,又只能在宿舍自我隔离,隔离一解除,白冰就带着兄弟们前往各地开始特高压线路巡视,庞丽则坚守自己的岗位,两人虽是同事,也同在一场战役中奋斗,却连面也没能见上。白冰对未来充满憧憬:“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盼望疫情早点过去。第二个愿望,就是好好工作赚钱,给房子好好装修,让我们在草原上也能有个家。”(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慧 通讯员郝怡然)

posted @ 21-01-14 07:3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雅安市花指化学销售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